首页 财经内容详情
Usdt第三方支付:又一网红餐厅新元素破产!无人提前告知员工,赔偿方案未落实

Usdt第三方支付:又一网红餐厅新元素破产!无人提前告知员工,赔偿方案未落实

分类:财经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穆�r宸

“我们知道破产消息时感到非常突然。”2021年12月21日,在新元素工作多年的展鹏向时代周报记者诉苦。

据展鹏透露,公司的通知是12月14日发布的,可是内部员工在此前从未听到过消息。“直到12月18日,客人把新闻发给我们,我们才了解到,自己所在的公司宣布破产了。”

另一位新元素北京祥云小镇店的员工也有相同的处境,她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店里收到闭店的通知和官网的消息是同步的,最近很多老顾客打来电话询问情况,都觉得很临时有些接受不了。

2021年12月18日,一则网红餐厅“新元素”破产清算通知在网络上流传。新元素称,因疫情原因,门店经营遭受严重影响,目前已经处在严重经营亏损和陷入资金链断裂状态,按照相关国家法律规定,进入破产清算流程。

12月20日,新元素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过去一个月已关闭几家门店,将在未来几周作出相应的运营调整举动,并向持有礼品卡或现金礼券的顾客提供退款服务。

新元素诞生于2002年,主打美式风格的轻食连锁餐厅,曾是不少都市白领们的“心头好”。此前,新元素创始人Scott Minoie还曾提到,自己的终极目标是“将新元素打造成为中国第一的新鲜食品品牌。”但这个目标,在今年的最后一个月,被迅速按下了暂停键。

无人提前通知员工

据新元素餐厅官网显示,目前全国有31家新元素餐厅,其中北京共有9家餐厅。时代周报记者查看大众点评发现,目前新元素在北京地区的餐厅只有8家,且位于北京三里屯的餐厅显示已经闭店。

12月19日下午5点,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上述关闭的新元素北京三里屯餐厅,该位置已入驻其他品牌餐厅,在其隔壁的港季火锅店员表示,“这家店已经关闭超过半个月”。

(此前新元素的店面,已经入驻其他餐厅,并在装修中。时代周报记者 穆�r宸 拍摄)

而另一家位于市中心国贸附近的新元素北京嘉里中心店,在晚餐高峰期间,也仅有六桌客人就餐。该店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周围很多写字楼,周末人流比较少,工作日会出现排队等位情况。”

通过线下走访和电话沟通,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北京新元素餐厅的望京麒麟社店和丽泽天街店的餐厅均为加盟店,不受此次影响而闭店。北京其他新元素餐厅均表示,闭店情况属实,但闭店的具体时间尚不清楚。

“我们中层领导都没有听到消息,员工们都是临时被高层通知。”北京新元素凤凰汇店一位内部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到了破产清算的地步,员工只能自寻出路。

事实上,早在11月初,就曾传出“新元素寻求出售的可能性”的消息,据彭博社报道称,“由于该公司的持有者正在评估潜在买家的兴趣,所以交易还处在早期阶段,据说该笔交易可能达到数亿美元。”

“之前我们从天眼查了解到变更信息,法人换了、股东也没有了,随后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新元素宣布破产。”展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他对这一些列的变化产生怀疑。

据天眼查显示,从11月开始,新元素餐厅所属的新元素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新元素食品(上海)有限公司、新餐旅餐饮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要素餐饮(上海)有限公司和新食潮餐饮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就经历了主要人员变更、工商变更、大股东变更等一系列变动,法定代表人均变更为张永贵。

对于新元素员工的赔偿问题,展鹏表示,目前是没有的。“公司人事昨日(12月20日)还和我们讲,下个月发工资时,很可能连普通员工的最低保障,都保障不了。”

据展鹏透露,目前可能的方案是,新元素管理层减薪20%,普通员工还是正常发放的。“但就公司目前的现金流来说,普通员工的工资都不能正常发放。” 展鹏说。明天(12月22日),法院的清算组可能就要进入公司了。

“如果情况属实,这肯定是违法的。”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的内容,及时足额支付工资。如果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进行协商,就擅自降低了工资,属于违法行为,侵害了劳动者的合法权益,用工单位要承担违法变更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

许浩还称,企业进入破产程序后,不会影响劳动仲裁。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诉讼应当中止。在管理人接管债务人财产后,诉讼继续进行。

疫情是否为借口?

,

Usdt第三方支付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出售Usdt。

,

1999年,来自美国的Scott Minoie到达上海,起初只是为了观光,但却意外被这座城市所吸引,决定以英语教师的身份留下来。一年后,Scott Minoie转型为商人,开设了一家名为“元素72”的果汁吧,主要面向外国人,后来又开始售卖三明治、美味色拉等简餐,逐渐有了如今新元素餐厅的雏形。

也正是这一年,Scott Minoie受到了资本的关注。天眼查显示,2000年1月1日,新元素获得来自赛富投资基金的战略融资,这也是新元素唯一的一轮融资。

2002年,第一家新元素餐厅在上海商城楼下开业,受到周围众多上班族们的喜爱。在有20年市场和管理经验的德国人Frank Rasche加入后,新元素在2005年先建立了中央厨房,随后开启了全国扩张的道路,逐渐扩店到北京、广州、杭州、成都等一二线城市。

巅峰时期的新元素约有50家门店,与如今的惨淡闭店截然不同。

展鹏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7年之前是新元素的鼎盛时期,那时上海的12家门店,平均每个月就能有约180万元的营业额。而从2018年开始,新元素销售额开始下降。

“彼时,一位名为王奕的股东上任新元素CEO。王奕上任后换掉了新元素的供应商,还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如把受众较为广泛的早餐全部换掉,把三明治和套餐的量改小一点,把价格改低一点。虽然价格降低了,但是食材质量下降了很多。这直接导致了门店销售额的下降。” 展鹏说。

他进一步表示,新元素上海港汇店的营业额曾创造过一天8-9万元的营业额,然而在改革后,营业额直接下降三分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新元素也曾试图尝试过缓解资金压力、回笼资金自救。双十一期间,据新元素官方微博显示,其推出了“狂欢购”储值活动,用户可享受买1000元送500元的服务。

对于储值卡问题,时代周报记者拨打了新元素北京祥云小镇店电话,该店员表示,可在12月月底前拨打线上电话咨询退还余额,但若是双十一活动期间充值,退款时,余额减去实际扣款的6.6折。不过,展鹏表示,双十一的活动仅进行了六七天就紧急停止下架了,当时可能已经准备破产的相关事宜。

对此,许浩表示,充值卡是消费者提前存储金钱,然后由商家定期或者不定期提供服务,这无形中签订了消费服务合同,属于合同关系。这种以会员卡名义的充值卡,一旦在消费过程中商家出现违约,商家必须承担违约责任。

“如未提前与消费者协商处理好就关门,商家属于单方违约,消费者有权解除合同要求商家退还未消费余额,并支付一定违约金。” 许浩说。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上述员工未提前知晓公司破产、员工工资及赔偿、储值卡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发送采访提纲到新元素官方邮箱,以及联系官网电话等,截止截稿,暂未得到回复。

轻食赛道遇冷

在轻食赛道中,遭遇困境的连锁品牌并不止新元素。

在新元素宣布破产前,就曾传出“Wagas在寻求出售,和菲律宾餐饮品牌快乐蜂和汉堡王母公司RBI等公司正在考虑竞购”的消息。据悉,Wagas成立于1999年,是中国最早一批售卖健康轻食的餐饮品牌。

那么,接连两家轻食连锁品牌遭遇困境,轻食赛道是否真的在国内遇冷?

“轻食的风口已经过去了,不受资本欢迎是当下轻食赛道的现状。”12月19日,餐饮宝典创始人、餐饮行业分析师汪洪栋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近两年资本对于餐饮尤其关注,咖啡、烘焙、面食的融资比比皆是,但餐饮领域的融资中并未找到轻食的身影,即便是获得融资也是在2017年前后。

据NCBD发布的《2021中国轻食沙拉行业投资决策分析报告》(下称“报告”)显示,中国轻食行业起步较晚,很多轻食沙拉品牌都是在2014年诞生的。2017年轻食进入了快速增长阶段,市场规模增长283.2%,然而从2018年开始,市场回归理性,资本降温。

2015年至2018年,轻食品牌曾获得众多资本青睐。甜心摇滚沙拉、好色派沙拉、沙绿轻食、大开沙界等都获得了融资,其中不乏有红杉资本、IDG资本、龙珠等大型投资机构。

不过轻食的发展情况并不乐观,GREENY小绿格蕾沙拉、沙拉日记宣布倒闭,获得四轮融资的甜心摇滚沙拉也频频被传倒闭。

“轻食作为舶来品,想在中国得到拓展,并非那么容易。”汪洪栋表示,当下消费者一方面看中轻食颜值,满足其拍照、分享的社交需求,另一方面则是认为轻食热量低,迎合减肥需求。然而在当下,轻食在国内的受众面仍然较窄,消费习惯尚未形成,很难形成规模。

上述报告还显示,2020年中国轻食沙拉消费者规模达到1180万人,预计2021年沙拉的消费者将会达到1816万人。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资本并不看好,但众多品牌仍在夹缝中求生。2020年,全国轻食门店新开店5792家,关店3985家;轻食也是少数几个在2020年门店净增长数还能保持增长的餐饮品类之一。

对此,汪洪栋表示,轻食很难产生大规模爆发式增长,倘若呈现出较快的增长趋势,只能说明是基数过小的缘故。

 当前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