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讯内容详情
新二皇冠最新手机登录(www.22223388.com):美媒都在讨论:2024年大选或将再现“特朗普PK希拉里”大战

新二皇冠最新手机登录(www.22223388.com):美媒都在讨论:2024年大选或将再现“特朗普PK希拉里”大战

分类:快讯

网址:

SEO查询: 爱站网 站长工具

点击直达

2024年美国大选将再次迎来“特朗普PK希拉里”大战!

?!听到这个消息,很多网友可能都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但事实是,这不是幻听,也不是哪个不知名小报吸引眼球的炒作噱头,而是美国众多大媒体现在切实在讨论的一种可能性。

特朗普倒是已经暗示过很多次要决胜2024了,民主党这边难道也已经后继力量匮乏到竟然要再派希拉里出马?这个消息的背后有什么意涵?

1

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美国总统大选辩论现场,将头发梳成鲨鱼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的特朗普对着希拉里骄傲地摇了摇头,并缓缓说出一句,“骗子”。而穿着精致套装的希拉里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毒瘤”。

这不是2016年的情景回顾,而是美国各大媒体和网友们正在热议的2024年现实展望。

众所周知,特朗普从2020年大选失败以后就一直着意于2024年大选。路透社/易普索(Reuters/Ipsos)的最新数据也显示,54%共和党选民视特朗普为最佳人选,支持率远高于其它党内竞争对手。所以,特朗普代表共和党角逐2024年大选不是一个新鲜事。

令人惊讶的是,美国一众大媒体最近突然开始讨论希拉里复出参选的可能性。

先是民主党政治顾问舍恩(Doug Schoen)及前曼哈顿区长斯坦(Andrew Stein)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大谈希拉里2024年可能卷土重来。文章称,拜登总统的低支持率、对他82岁竞选连任能力的怀疑、哈里斯的不受欢迎,以及2024年没有另一位强大的民主党人领导竞选,这些都造成了民主党的领导真空,而希拉里完全可以填补这一真空。

紧接着,克林顿曾经的高级幕僚莫里斯(Dick Morris)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24年对于希拉里来讲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一旦拜登-哈里斯政府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失利,基本上就“玩完了”,这将为希拉里二次竞选总统打开大门。

而且,莫里斯表示,希拉里建立了一个零和游戏,她把自己定位为拜登的替代者,只要拜登做得越差,她就做得越好。莫里斯还建议让克林顿帮助希拉里制订竞选战略。

莫妮卡・克劳利也在《纽约邮报》上发文表示,希拉里复出的时机已经成熟,还预言经验丰富的希拉里将在初选中击败除米歇尔・奥巴马之外的任何候选人。

希拉里本人虽然还没有明确表示有意竞选,但最近的一系列动作却颇具深意。

她不再沉迷于写政治惊悚小说,开始频繁地就一些政治问题发声。先是呼吁民主党认真思考怎样才能赢得选举,接着一周两次发推致敬马丁・路德・金,引用了关于选举与秩序相关的内容。

而希拉里最新的一则动态更有意思,她建议共和党人查看一下特朗普的电子邮件,就在最高法院驳回特朗普阻止国家档案局将国会山暴乱相关文件移交给众议院特别委员会请求之后。

当年希拉里的“邮件门”闹得那般血雨腥风,竞选过程中一直被特朗普追着打,这时候呼吁审查特朗普的邮件,是提前为攻守易势做准备?

不光希拉里,克林顿最近的举动也颇不寻常。

克林顿最近在接受美国《人物》杂志采访时称,希拉里是“我有生之年(见过的人中)最有资格竞选公职的人”,并表示,2016年没有选她是“我们犯过的最深刻的错误之一”。

这让人想起来不久之前,希拉里曾在NBC的节目中泪流满面地朗读2016年所写的胜选演讲稿。

希拉里当时表示,“我从来没有与任何人分享过这个。我从来没有大声读过这个。但它有助于概括我是谁,我相信什么,以及我希望我的孙子和这个世界面对什么样的美国,我认为什么才是美国的最佳状态。”

看起来,这可能不单纯是为了“回忆”。

《政客》援引一名消息人士的说法称,克林顿夫妇一直渴望重返政坛,他们现在正在测试水温,“他们知道如何一步步回归,依照自己的喜好调整棋盘,然后再开始下棋。”

报道还提到,这对前第一夫妇将党内分歧作为重返政治生活的机会,认为这有利于展示他们中间派、交易撮合型的政治,以此推动该党向前发展。

看来,希拉里回归有可能是动真格了。

2

看到这,百万UP主们可能已经激动地搓搓手了。

好多爱恨情仇故事已经在向他们招手了……

可是,太平洋那边的美国网友们看到这个消息,心情却很复杂。

有美国网友认真做了一个投票贴,问大家:老实讲,如果2024年选举依然是特朗普VS希拉里,你怎么投票?

有网友直言,“以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跳下悬崖或者撞墙”。

,

新二皇冠最新手机登录www.22223388.com)实时更新发布最新最快最有效的新二皇冠最新手机登录网址,包括新2手机网址,新2备用网址,皇冠最新网址,新2足球网址,新2网址大全。

,

有网友真诚地表示,希望美国人不必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个投票贴下边还有一个高赞的转发评论:一位母亲表示,她的女儿告诉她,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家正在做2025年美国民主崩溃的预案,并且正在计划到时候接受美国公民的庇护申请。

《纽约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标题就是《特朗普VS希拉里2024――是的,生活变成了恐怖电影 》。

这篇文章一开始就写道,“恐怖电影已经正式上映了,在这部电影中,怪物永不死亡,病毒永不停止,我们的下一次选举仍将是希拉里对阵特朗普。”

文章称,希拉里和特朗普比他们所意识到的更加相似,特朗普坚持认为2020年的大选是被窃取的,希拉里坚持认为2016年是她赢得了选举,代表着当代最两极分化的两位总统候选人拒绝离开。

不过,美国政治极化的现实可能比上边这位作者的想象更残酷。仅仅是希拉里2024可能回归这个消息,就已经让美国舆论开始两极分化,自由派保守派媒体开始互相攻讦。

有媒体援引12月民调数据表示,只有6%的受访者认为希拉里是2024年民主党候选人的首选,而拜登、哈里斯和伯尼・桑德斯分别为40%、10%和18%。希拉里在选举中获胜的几率为50比1,其几率与侃爷获胜的几率相同。

有人直言舍恩和斯坦在《华尔街日报》发那篇文章是妄想,曼哈顿和乔治敦以外的大多数美国人并不想在白宫附近看到克林顿夫妇。

的确,在2016年那场选举中,希拉里形象已经被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固化为“一位生活在东海岸的高高在上的以鄙夷的目光看待劳动人民的女性精英”,也是美国精英阶层利用政治资源和家庭资源来谋取个人利益的典型代表。到目前为止,希拉里在大众中的形象并没有太大改善。

还有人表示,即便正如一些支持希拉里的分析人士所言,她正在拉近和党内进步左翼的关系,这将让她比拜登有优势,但是希拉里花了三十多年的时间成为华盛顿建制派的支柱,事实上很难给自己冠上“变革候选人”的称号。

因此,也有人认为,之所以炒作希拉里回归2024年大选,有可能是共和党方面的一种策略。鉴于希拉里2016年大选中的形象已经被妖魔化,炒作一个不大可能受欢迎的竞选者对民主党的整体形象将是一个负面打击。这也是竞选中“泼脏水”的方法之一。

CNN的一篇文章就称,保守派媒体已经开始获利了。福克斯等媒体对希拉里回归前景垂涎三尺,他们一如既往地把希拉里当作“妖怪”来刺激观众和读者。

3

希拉里以及希特大战的回归,除了两极分化的延续,还反映出来一个问题:美国的民主政治到底怎么了?难道民主党真的没有杜鲁门总统任期之后出生的候选人了吗?

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吕祥告诉“补壹刀”,放风希拉里会参加2024年大选,一方面是对拜登执政表现的回应,一方面是对拜登表明要竞选连任的回应。不仅希拉里,民主党内很多人肯定也是紧盯2024的。

对希拉里来说,如果有机会,很多人认为她会继续拼一下,因为2016年她在全国票数领先的情况下输掉了关键州,最终落败,必然不甘心。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锋告诉“补壹刀”,有关希拉里的放风反映了民主党面临的双重困境。

一是有人认为,拜登团队执政一年,但表现平平,目前拜登政府也没有合适人选可以接棒2024 ,拜登年事已高,副总统哈里斯饱受争议,现有的部长也没人被看好。

第二点很重要,对民主党来说,这两年可以说是屋漏又逢连夜雨。原来民主党党内有一些被看好的新星,但他们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纽约州原州长科莫很有魅力,但却因为性骚扰辞职了。

希拉里被抬出来,跟她个人当然也有关系。作为美国的政治人物,她被认为有个性且十分聪明,在一些人眼里,她可能比大部分民主党人、甚至现任官员给美国民众的印象更加深刻。

此外,希拉里从政经历非常丰富,第一夫人、国务卿、参议院议员,都是她光鲜简历的一部分。以从政经历看,民主党内、甚至共和党内都鲜少有人可以跟她比肩。

综合来看,吕祥和朱锋都认为,希拉里参选2024年美国大选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当然,要真的想要走到参选那一步,对希拉里及其团队来说也并非易事。

朱锋认为,其面临的重要挑战是民主党能不能形成新的共识,因为希拉里本身就是争议人物,而她又在2016年败给了特朗普,民主党、以及美国民众之后对她到底有多大认可度还需要时间检验。

另一方面,现在离2024年选举还有两年多,很多情况在这期间会发生变化。比如今年的中期选举,人们会观察民主党和共和党会不会有新星闪耀。

民主党推举什么人出来选,当然也会与共和党进行对标。两党内部对2024年大选候选人的竞争实际都很激烈,所以希拉里究竟能不能真的在2024年再脱颖而出,不仅要看民主党的共识,也要看共和党的表现。

这次,舆论抬出的是希拉里这位政坛老面孔,而不是什么新人,显示了民主党中些人还是更多聚焦于传统派系政治中谁的声望高,谁的融资能力强,谁更能获得大家的共识。

朱锋认为,这是因为现在民主、共和两党高度分裂,所以有人认为能够凝聚党内共识、表现稳重的人,将更符合大多数人的期待,而年轻人在现在的背景下缺乏有效的表现,也被认为难以凝聚左中右各派分歧和共识。

不得不说,现在仅仅一个希拉里可能回归的传闻就搅弄起这般风云,跟特朗普VS希拉里这对组合在美国政治中特殊的象征性含义有关系,也跟美国政治越来越极化的现实有很大关系。这个现实又恰恰是2024年换一个总统所解决不了的。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补壹刀

发布评论